鹿野:50年前英國準備提前歸還香港的內幕

必須旗幟鮮明地站在占人口絕大多數的勞動者一邊,捍衛廣大勞動者的權益。如上文所述,1967年初的時候香港右派勢力還是占據優勢地位的,甚至率先發動了反共暴亂。但是由于當時的中央政府在香港的勞資糾紛中旗幟鮮明的支持工人階級和廣大勞動者,于是右派的反共暴亂就很快被愛國群眾的反英抗暴運動所湮沒。

【本文為作者向察網的獨家投稿,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轉載請注明來自察網(www.rpetl.tw),微信公眾號轉載請與我們聯系。】

鹿野:50年前英國準備提前歸還香港的內幕

眾所周知,英國在香港回歸之后仍然一直插手香港事務,像近日英國首相的涉港講話便受到了中國方面的嚴辭批駁。但是很少有人知道的是,在半個世紀以前的時候,英國不但沒有在1997年之后繼續干涉香港打算,甚至還一度計劃把香港提前歸還給中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事情還要從1967年初說起。當時,香港方面爆發了臺灣國民黨支持的反共暴亂,中國要求港英當局制止暴亂。但是港英當局非但對中國方面的警告置若罔聞,反而聯合反共勢力鎮壓左派工人:

【1967年初香港九龍從事塑料制品生產的工人(絕大多數人與臺灣國民黨有聯系和站在國民黨反共立場)舉行反共大暴亂,他們攻擊的對象是有愛國主義思想和親近大陸的工人,香港同胞稱他們為“左派”工人。……為此,我國政府向港英當局提出嚴正抗議,要求港英政府制止右派工人對左派工人的迫害。……港英當局對我國政府的嚴正抗議置若罔聞,對左派工人一方進行鎮壓,不但出動警察和防暴隊(裝備精良的警察),而且出動了英軍,名曰維持治安,實則偏重于鎮壓左派工人,首先挑起事端的右派工人一方由于得到了廣港英當局的偏袒而受到保護,氣焰更為囂張。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廣東省惠州市委員會編,惠州文史  第11輯,,2002年11月,第113頁】

在這種情況之下,香港親近大陸的廣大愛國群眾逐漸把斗爭矛頭由臺灣國民黨收買的人轉向港英當局。在1967年5月人造花廠勞資糾紛事件之后,香港轟轟烈烈的“反英抗暴”斗爭爆發了:

【當時工人們只是派出代表,要求資方廢除新訂立的加重壓榨工人的苛刻條款,卻遭到資方的拒絕。為了打壓相關人員,資方開除了 92 名工人及工人代表,并通過關閉九龍分廠注塑機部等手段,加大對工人的報復力度。……5 月 6 日,港英當局收買一名工人,在人造花廠制造了一起“打人”事件。借此機會,港英當局派出大批軍警介入,當場打傷 100 多名工人,拘捕 18 人,史稱“五·六血案”。接著,他們又把前往警署提出交涉和抗議的港九樹膠塑膠業總工會主席馮金水等 3 名工人代表也扣壓起來。此時,港九各界開始出現同情支持工人、抗議警方暴行的呼聲,工會也向警方提出了懲兇、賠償、釋放被捕工友等四項要求。然而,港英當局一概不予理睬,相反于 5 月11 日又派出 600 余名武裝警察和“防暴隊”,進一步對新蒲崗實施血腥鎮壓。為了表達對港英當局的極大不滿,工人們開始走上街頭,將矛頭直接指向英國政府。
劉炳峰,1967年香港“反英抗暴”的前前后后,,黨史縱橫,2017年08期】

而當時的中央政府一開始就旗幟鮮明地站在了香港愛國群眾一邊,明確表示絕不會對港英當局鎮壓愛國群眾的行為置之不理。像6月24日,周恩來總理便借卡翁達總統舉行的答謝宴會發表重要講話,表示:

【“如果英國政府和香港英國當局執迷不悟,不顧中國人民和中國政府的警告,繼續對香港愛國同胞進行殘暴鎮壓,硬要同中國人民為敵到底,那么,他們就必然要受到更大的懲罰,他們應當承擔由此產生的一切嚴重后果!”】

7月5日,《人民日報》發表的社論更是旗幟鮮明的指出,英帝國主義在香港欠下的血債“要用血來還”:

【香港同胞的反英抗暴斗爭,是侵略與反侵略的斗爭,是中華民族一百多年來反帝斗爭的繼續。萬惡的英帝國主義在香港干盡了壞事,犯下了數不清的罪行,欠下了還不完的血債。它是香港四百萬同胞最直接最兇惡的敵人,是中華民族的敵人。……在香港,我們所要直接打擊的對象,是英帝國主義,是一小撮英國殖民主義和極少數死心塌地為英帝國主義效勞的民族敗類。那些在敵人營壘中為敵人做過一些壞事的人,他們應當認清形勢,棄暗投明,將功贖罪。而對于那一小撮英國殖民主義者和那些罪人惡極、怙惡不悛,甘心充當敵人的劊子手的鷹犬,香港同胞完全懂得怎樣去處理他們,那就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我們要嚴厲制裁這些壞家伙,殺人要償命,血債要用血來還。“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哪有這個道理!誰要想在香港殺害我愛國同胞,而又不受到應得的懲罰,那是絕對辦不到的。
深圳市檔案館編,建國30年深圳檔案文獻演繹 第三卷,花城出版社,2005.06,第2145頁】

不過,由于我方剛開始在行動上尚屬克制,港英當局并沒有把這些警告當真。其不但沒有停止鎮壓行動,甚至還在7月6日公開進行武裝挑釁,殺害我方民兵張天生。在這種情況之下,人民解放軍于7月8日下達了反擊的命令,當場擊斃港英軍警42人,我方無一傷亡:

【千鈞一發之際,為保護我方民兵安全,我軍作戰部隊立即下達了“開火”命令。一時間,幾十挺機槍同時射擊,憤怒的子彈一面射向英軍駐扎大樓的窗戶,一面射向正向我民兵隱蔽地點射擊的兩路敵人。輕重機槍足足掃射了15分鐘后,敵人倉皇撤退隱蔽,藏在稻田里的我方民兵迅速撤回,無一傷亡。當晚我方獲悉,這次共擊斃香港防暴警察和英軍共42人,絕大部分是胸部中彈。于是,香港民眾逢人就夸:“解放軍真是神槍手,個個都是打中胸部。”此后,英軍英警徹底老實了。在隨后的幾天中,他們再也沒敢對示威群眾耍威風,英警也不敢再到中英街上去巡邏了。
劉炳峰,1967年香港“反英抗暴”的前前后后,,黨史縱橫,2017年08期】

這一事件大大激發了香港民眾的愛國熱情。雖然后來鑒于英國方面基本停止了鎮壓行動,毛澤東主席在1967年9月時也下令停止了香港的暴力斗爭,但是英國當局已經被嚇破了膽。于是,其在1969年3月的秘密報告(該報告于2007年正式解秘公布)當中明確提出,應該不晚于80年代早期就英國完全撤出香港的問題和中國達成一致,并且提出如果必要的話1969年就應該提前撤出香港:

【1969年3月,英國內閣下屬的香港問題部長委員會起草了一份絕密報告,建議與中國合作解決香港問題。報告指出,“如果不考慮中國對香港的主權,任何解決香港問題的途徑都不會成功”。因此,報告認為最好的辦法是向中國表示,英國會在時機成熟時完全撤出香港。報告還建議迅速與中國進行非正式接觸,應在不晚于80年代早期與北京就香港問題達成統一。
這份報告的另一個重要內容是,如果……來自中國的壓力持續增大,英國在1969 年就應撤出香港。……這份絕密報告指出,“在當地共產主義者的長期精神壓力下,我們或許不得不撤出。”報告還認為,如果有中國在背后支持,則更應該“嚴肅考慮”撤出計劃。因為中國完全可以用一些“經濟手段”來搞垮英國在香港的統治,如發動罷工或者斷絕香港的食物和水的供應。報告甚至無端臆測說,中國會采取一些“政治行動”,如公開鼓勵香港共產黨及其支持者的暴力和顛覆行動。報告稱,如果出現這種情況,英國根本無法維持在香港的統治,不得不撤出。
南華,英國曾想提前30年歸還香港,黨史縱橫,2007年07期】

值得注意的是,這份1969年起草的報告還明確表示,應該堅決反對在香港舉行“自由選舉”,因為當時的香港擁護共產主義的人是大多數,只要進行“自由選舉”就會導致“帶來共產主義”:

【這份報告還揭示了英國政府在香港民主問題上的虛偽性。報告顯示, 英國當時堅決反對在香港進行自由選舉, 因為他們擔心左翼會在大選中獲勝。這與英國后來在香港回歸前的態度截然相反。按香港總督麥理浩的話說, 當時在香港舉行自由選舉,“如果共產主義者獲勝, 那將是英國統治的終結。而如果是民族主義者獲勝, 也將帶來共產主義”。
南華,英國曾想提前30年歸還香港,黨史縱橫,2007年07期】

當然,由于當時我國出于打破西方封鎖的需要,根本就沒有打算提前收回香港,所以報告中提出的提前歸還香港的設想也并沒有變成現實。但是不管怎么說,英國方面早在1969年就打算提前歸還香港,并且認為一旦實現自由選舉就會導致香港走向共產主義等事實,的確實實在在的反映了那個年代中央政府和香港愛國人士在香港問題上的巨大影響力。

那么,我們今天可以從中吸取哪些經驗呢?個人認為,至少有以下三個方面可以借鑒:

第一是必須旗幟鮮明地站在占人口絕大多數的勞動者一邊,捍衛廣大勞動者的權益。如上文所述,1967年初的時候香港右派勢力還是占據優勢地位的,甚至率先發動了反共暴亂。但是由于當時的中央政府在香港的勞資糾紛中旗幟鮮明的支持工人階級和廣大勞動者,于是右派的反共暴亂就很快被愛國群眾的反英抗暴運動所湮沒。

第二是必須堅決果斷地打擊帝國主義和漢奸賣國賊勢力。假如不是當時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對于港英當局的武裝挑釁果斷還擊,一舉擊斃了多名港英軍警,那么很難設想愛國群眾會受到巨大的鼓舞,以至于在之后很長一段時間內擁護中國共產黨的愛國力量一直占據香港人口的大多數。

第三是必須堅持有理、有利、有節的方針。從上文當中我們可以看出,當時的中央政府在開始時一直保持克制,直到港英當局一再無視警告,甚至采取武裝挑釁殺害一名我方民兵時才果斷還擊。這讓帝國主義和漢奸賣國賊勢力吃了虧之后也有苦說不出。相反,假如中央政府一開始就武裝介入,那么很可能有理也變得沒理了。

總之,只要采取正確的方針政策,使得占香港人口絕大多數的廣大勞動者站在熱愛祖國,支持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央政府的立場上,一小撮帝國主義和漢奸賣國賊勢力就絕對掀不起大浪。

【鹿野,察網專欄作家】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rpetl.tw/history/201907/499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