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迪威日記中的抗戰蔣介石:“獨裁者”、“頑固的蠢驢”

史迪威經常在日記中把蔣介石叫做“花生米”,在1943年1月19日的日記中,他這樣寫道:金錢、影響和職位是領導人唯一考慮的事情。陰謀詭計,欺騙出賣,虛假報道。索要他們能得到的任何東西;他們獨一無二的念頭是讓別人打仗;對他們的“英勇斗爭”做假宣傳;“領袖們”對人民漠不關心。懦弱蔓延,勒索至上,走私漏稅,全然愚蠢無知的參謀機構,無力控制派系爭斗,繼續壓迫民眾。拯救他們的唯一因素是老百姓的麻木服從。“知識分子”和富人把他們寶貝的崽子送去美國,農家子弟離家去死──沒有關懷、訓練或領導。而我們則處于這樣一種位置:只能支持這個腐敗的政權并贊美其掛名首腦,那個英明的愛國者和戰士──“花生米”。天啊。

史迪威日記中的抗戰蔣介石:“獨裁者”、“頑固的蠢驢”

史迪威和蔣介石夫婦合影

1942年4月16日,盟軍第一次入緬作戰尚未結束,有一個人就已經意識到了失敗的結局,這個人就是史迪威。史迪威,美國派往中國戰區的參謀長,蔣介石身邊最為倚重的美方軍事顧問。

美國將軍史迪威

史迪威畢業于美國西點軍校。1920-1923年美陸軍部任命他為語言教官前往當時的北平學習漢語,1926-1933年任駐天津美軍第15步兵團營長。1935-1939年任美國駐華武官。1940年7月1日,他又被任命為美軍步7師師長。同年9月,提升為少將。1941夏,由于他指揮步7師在美國全軍大演習中的突出表現,晉升為第3軍軍長,被譽為是美國陸軍47名少將中最出色的一個。太平洋戰爭爆發后,史迪威負責從加州沿海到墨西哥邊境整個西部防御司令部南部戰區防務。以后,他又被選為美國在戰爭中第一個進攻戰略的指揮官。

太平洋戰爭爆發后,史迪威曾給馬歇爾上交過一份《戰略備忘錄》,在《備忘錄》中,他認為“西南太平洋是盟軍處于守勢的戰區,為了把戰爭導向日本,必須最大限度地動員中國的‘進攻力量’,同時至少投入一個美國軍。”但他的設想未能獲得羅斯福的批準,支援同盟軍物資、資金是一回事,要讓自己的子弟,遠赴異域,慷慨就義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赴陪都重慶前,史迪威接受了羅斯福的最后指示,任命他為中緬印戰區美軍總司令、中國戰區最高司令參謀長、租借法案總監督、同盟國戰爭會議美國代表。他的職責、任務是維持滇緬公路,指揮可能歸他節制的中國軍隊,幫助改進中國陸軍的戰斗效率,增加美國對中國政府援助的效果以便進行戰爭。史迪威笑稱,自己從羅斯福那里拿走了“八個不同的頭銜”,除此之外,為了應付仰光失陷后出現的不利局面,他還要開辟經喜馬拉雅山南部到昆明的空中“駝峰”航線,用租借法案物資修建從阿薩姆的利多,經緬甸北部到中國龍陵與滇緬公路連結的中印公路。

羅斯福對臨行前的史迪威囑咐道:

【“告訴蔣介石,我們永遠支持中國的事業,我們一定會堅持到底,直至中國收回她喪失的全部領土。”】

永別了,中國

1944年10月21日,史迪威登上飛機,他站在艙門口,向重慶陰云翻卷的天空望了最后一眼,然后說“我們還等什么”。這是他和中國的永別。同年11月,史迪威成為《時代》周刊的封面人物,文章描述他為“一位真正的老中國通”。作為蔣介石的第一位外國人官員,史迪威是中國得到美國援助和友誼的象征。然而這樣一位“老中國通”,卻在蔣介石的堅持下被華府召回。這個時候,距離他指揮的緬北和滇西戰役的最后勝利,只有不到兩個月的時間。

歷史上“史迪威事件”極富爭議。當時適逢美國國內總統選舉進入高潮,競選雙方的互相攻擊詆毀已達到了白熱化的程度。在蔣介石的強烈要求下,羅斯福為尋求連任,頂住了軍方對他施加的壓力,最終還是決定調回史迪威。

1944年10月19日馬歇爾致電史迪威,傳達了羅斯福的旨意,還要求他必須是“秘而不宣地離開中國,不得發表任何公開談話或聲明。”由于事出意外,史迪威不勝愕然。他對自己被蔣介石罷黜一事憤慨滿腔,怒不可遏,心中有無數委屈和想法急于要向世人傾訴,說明中國問題的真相,指出解決中國問題的途徑。但是馬歇爾卻要他閉嘴禁聲,他怎么受得了。

在保山的中國遠征軍司令部,在緬甸的密支那和印度的蘭姆伽,在經過了32個月的戰斗后,史迪威記下了作為軍人被賦予的這項使命的最后一篇日記:

【“10月24日,離開了,中緬印戰區的最后一天。”】

然而,回國前史迪威還是召見了著名記者白修德和布魯克斯·阿特金森,向他們透露了他被蔣介石排斥回國的內幕。果然,布魯克斯·阿特金森還是搶在史迪威到達美國之前,于1944年10月31日,在《紐約時報》上發表了獨家報道——有關史迪威被召回國的內幕,說“這是中國垂死的反民主政權的政治勝利”。文章認為美國政府屈從蔣介石的意志,在召回史迪威的同時還另派一位美國將軍去做蔣介石的參謀長,它“實際上是要我們默認一個不開化的殘忍的獨裁政權”。阿特金森的這篇報道一見報,立即在美國政府及輿論界引起軒然大波。

1945年8月15日,日本無條件投降,史迪威出席了在“密蘇里”號軍艦上的受降儀式,隨后又在琉球群島上親自主持了日本的投降儀式。這正是對他在緬甸的卓越戰功和在琉球群島作戰巨大貢獻的回報。他曾要求再次訪問中國、探望老友,卻遭蔣介石拒絕。此舉令史迪威十分失望,他深深感到“(蔣介石)不希望我踏上亞洲的大陸……可能蔣介石認為我會掀起一場革命”。后來他在一封信中寫道

【滿洲的情況難道不是奇觀嗎?這使我渴望甩掉手中的鐵鍬,到中國去扛起槍同朱德一道打仗。】

史迪威日記中的“花生米”(蔣介石)

史迪威經常在日記中把蔣介石叫做“花生米”,在1943年1月19日的日記中,他這樣寫道:

【金錢、影響和職位是領導人唯一考慮的事情。陰謀詭計,欺騙出賣,虛假報道。索要他們能得到的任何東西;他們獨一無二的念頭是讓別人打仗;對他們的“英勇斗爭”做假宣傳;“領袖們”對人民漠不關心。懦弱蔓延,勒索至上,走私漏稅,全然愚蠢無知的參謀機構,無力控制派系爭斗,繼續壓迫民眾。拯救他們的唯一因素是老百姓的麻木服從。“知識分子”和富人把他們寶貝的崽子送去美國,農家子弟離家去死──沒有關懷、訓練或領導。而我們則處于這樣一種位置:只能支持這個腐敗的政權并贊美其掛名首腦,那個英明的愛國者和戰士──“花生米”。天啊。】

在一個美國職業軍人的眼中,一方面,幾乎人人都在蔣的面前唯唯諾諾,大氣也不敢出。1月26日,史迪威和蔣一起進餐,就領教了“那種氣氛”

【很簡單的飯菜,沒有什么儀式,但是天啊!那種氣氛。在這個至高無上的人面前沒人敢說一句話或發表一個觀點。寂默一直延續到一顆智慧之珠落下,或是某個魯莽的外國人詢問西瓜是否出自哈密。你從僵直的姿勢和緊張的表情中可以想見,汗水正從這些家伙們的后背淌下。一旦最終開了腔,這一榮譽的接受者就會低聲恭敬地做出明了的回答。沒有爭論,沒有提問:只有毫無表情的臉和冰冷的端莊舉止。】

7月的某日,史迪威日記中記錄了一位中國內閣官員的談話,其中這樣評論蔣介石:

【他想成為一名合乎道德的君主,一名宗教領袖,一位哲人。但他沒受過教育!如果他受過4年大學教育,他也許就能理解現代世界的情況,但我們清楚地看到他對此一無所知。他根本不懂。假如他懂的話,情況是會好一些的,因為他想干好。沒人對他講真話……沒人。他不愛聽不快的事,于是所有人只講他愛聽的。不可能和他講理……跟孫中山可以……但這個人!如果誰頂撞了他,他會勃然大怒。所有人都繞著圈子避開危險和難題。他不了解事情的進展情況。他大量發布命令……如同雪片一般……每個人都唯唯諾諾,他從不知道實際上做到了哪些事。他害怕老百姓,怕人們議論。于是他竭力阻止他們講話。這很愚蠢。這就像是不打死響尾蛇卻又不想讓它出響動。他沒有理由怕什么。讓他們說好了。他也不必怕共產黨。他本可以利用他們。】

另有一件小事也暴露了蔣性格中易怒、瑣碎的一面。開羅會議歸來不久,12月的某一天,蔣出席陸軍大學畢業典禮:

【在“花生米”登上講壇時樂隊指揮數著1─2─3,不幸的是樂隊在數到2時就奏起了音樂。“花生米”怒氣沖沖地讓樂隊停止演奏,對樂隊指揮一陣大罵:“要么開始就奏樂,要么從3開始。別從2開始!”后來,一個發言人從褲兜里掏出了講稿。這又惹火了“花生米”。他對他一陣大罵,對他說,在外國你可以往褲兜里放手帕但不能放講稿。講稿應放在外衣的下兜,如果是秘密的就放在外衣的上兜里。再后來,有個人在儀式的過程中絆了一下,“花生米”大怒,大叫道他應該槍斃……槍斃,用他最高的調門重復地喊著。】

6月25日,史迪威在與軍政部長何應欽開會時,驚訝地發現蔣竟然沒有與何討論過重要的“茶碟計劃”

【顯然,如果何不知道,軍政部里是沒人知道了,那么,“花生米”同誰協商呢?同廚師,也許,或是他的伙伴,上帝。這高于一切。這個自大的小東西將決定幾個國家的命運。
作為一個美國人,史迪威想不明白的是,蔣處理軍政大事居然可以繞開正常體制,策劃于密室之中。他嘲弄、感嘆──
這個偉大的獨裁者,他讓他的部隊忍饑挨餓,是世界上最大的傻瓜。(9月13日)】

史記下了一位中國官員的話:

【他(蔣)以為他是主的化身。實際上他是個頑固的小蠢驢。
當蔣介石和史迪威之間陷于僵局之時,出面周旋的是宋氏姐妹,戰爭和政治仿佛只是她們的“家庭事務”。
“花生米”越來越不像是個獨裁者,倒更像是個政治上的騎墻派。他除了樹立了他的聲譽之外沒有什么權力,他的家人了解這一點。……再者,“花生米”要比我所想的更加反復無常和怪誕。梅總是說,他很難把握……他得出結論時不太考慮證據。(9月25日)】

好景不長,1944年10月,史與蔣的沖突已不可調和,史最終被解職離開中國。9月26日的史迪威日記不無凄涼:

【兩年零八個月的奮斗,得到的是一個嘴巴。日本人廣播說我陰謀廢黜蔣介石,自己在中國當王。聰明極了。僅此就可使蔣介石產生疑團。(或是重慶制造的,以使他的行為顯得有理?)】

【察網(www.rpetl.tw)摘自《文匯讀書周報》。原標題《史迪威日記中的蔣介石:他實際上是頑固的小蠢驢》。】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史迪威日記中的蔣介石:他實際上是頑固的小蠢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