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長城內外:美國十八富豪為何聯名呼吁:“向我征稅”?

經濟全球化的發展,使“富人越來越富,窮人越來越窮”成為無法遏制的趨勢,從而使資本主義社會日益分化和撕裂,社會矛盾日益加劇。然而由于資本主義長期和平的發展,包括資本家和政客在內的形形色色的既得利益者,已經形成牢不可破的利益集團,他們從現行體制中獲得了巨大的好處。所以,即使現在的資本主義制度已經因為財富分配高度不均和社會高度分化而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但他們也絕不會自動放棄給他們帶來了巨大好處的這一制度。因此,盡管這一次美國的18名超級富豪公開要求“向我征稅!”但即使真的開征“財富稅”,也不過是暫時緩解眼前的危機。

【本文為作者向察網的投稿,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轉載請注明來自察網(www.rpetl.tw),微信公眾號轉載請與我們聯系。】

望長城內外:美國十八富豪為何聯名呼吁:“向我征稅”?

據媒體報道,包括金融大鱷喬治·索羅斯父子、Facebook聯合創始人克里斯·休斯、迪士尼女繼承人阿比蓋爾·迪士尼和伯克希爾哈撒偉副董事長查理·芒格之女莫莉·芒格在內的18位美國超級富豪,6月24日在《紐約時報》上發表致2020年美國總統候選人的公開信,呼吁對包括他們自己在內的頂級富豪征收財富稅。這18位美國超級富豪在信中說:

【“我們寫信呼吁所有總統候選人,無論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支持對最富有的1%美國人中最富有的十分之一,也就是我們,征收適度的財富稅。”】

他們在信中表示,美國最富1%人群中最富十分之一人的財富相當于底層90%美國家庭的財富總和。信中說,通過征收財富稅籌集的數萬億美元,應該用于應對氣候變化、普及兒童保育、減免學生貸款債務、基礎設施現代化、公共衛生,以及低收入人群的稅收抵免。

美國的超級富豪寫公開信,要求“向我征稅!”這不能不說是一條轟動的消息。眾所周知,富人們對于交稅是很不情愿的,對他們來說,交的稅越少越好。這些年,世界上有多少富人也包括中國的富人,為了少交稅、不交稅,把他們的公司注冊在英屬維爾京群島、英屬澤西群島、百慕大群島、美屬薩摩亞、開曼群島等“避稅天堂”。就連號稱“西北避稅天堂”的新疆霍爾果斯這個偏遠的小地方,在其鼎盛時期,在此注冊的中國影視傳媒公司也竟然超過1600家。

這一次,美國的超級富豪公開要求“向我征稅!”難道是他們突然“良心發現”,具有了高尚的道德感了?非也!世界上一些有識之士指出:這是由于全球貧富差別和社會分化的加劇,使資本主義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富豪們害怕民粹主義的崛起會破壞西方的政治制度,從而損害他們自己的利益。

應該說,貧富差別早在幾千年前的奴隸社會就已存在,只是到了資本主義社會,貧富差別才日益加劇。特別是由于經濟全球化的發展,資本在世界范圍內對利潤的追逐,導致全球財富日益集聚到極少數人的手中。美國聯邦儲備局今年6月21日發布的美國人財富分布數據顯示,在過去30年間,美國最富有的1%人口的總資產值增加了27.2萬億美元,達到31.9萬億,增幅4.8倍;而最少資產的一半人,總資產值由原來的7500億美元升至約1.3萬億美元,只增加了78%。如果計算通貨膨脹率,底層的財富實際上一直處于縮水之中。據美國全國經濟研究所的統計,美國最富有的0.1%的人掌握著全國五分之一的財富,相當于最貧窮的90%的人的所有財富。截至2019年1月,美國共有3.3億人口,也就是說,美國最富有的33萬人掌握著的財富,相當于29700萬人的所有財富。

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平等,但如果一個社會貧富差別過大,社會過于分化,這個社會就失去了穩定的基礎,社會沖突乃至內戰都將變得不可避免。因此,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為了緩和國內的階級矛盾和社會矛盾,從近代開始實行了福利制度,從而在一定程度上維持了社會的穩定。

可是,為拯救資本主義而產生的社會福利制度,只是暫時緩和了國內的階級矛盾,絲毫也沒有改變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在社會福利制度拯救下繼續運行的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依然在不斷地“制造”出新的和越來越大的貧富差別。于是,許多資本主義國家就陷入了提高福利—貧富差別加大—再提高福利—貧富差別再加大的惡性循環,結果導致政府寅吃卯糧、債臺高筑,福利制度難以為繼的狀況。可是,政府又不敢過多地削減社會福利開支,否則,老百姓馬上就要上街游行。法國就是因為政府增加了一點燃油稅,就馬上爆發了“黃馬甲”運動。

由于經濟全球化的發展,不僅從世界范圍來看,而且從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內部來看,資本流動與技術進步正在毀滅原有的中產階層,使他們成為新的窮人群體。這一方面是因為資本為了追求利潤向發展中國家的流動,使發達國家的制造業日益萎縮和“空心化”,導致許多人失業;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包括自動化、機器人、人工智能等在內的技術進步,使資本家獲得了最大的好處,而對大多數人來說卻意味著失業和工作更加難找。當福利社會越來越貴時,誰來支付費用?富人可以到處流動(避稅),窮人本來就沒有錢,只好征中產階層的稅。結果,中產階層的規模在全球普遍萎縮。

經濟全球化的發展,在促使資本和技術流向擁有廉價勞動力和土地的國家(地區)的同時,也促使人口從窮國向富國的流動。窮人去富國是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而富國也需要新移民這樣一大批的變相的“奴隸”。雖然來自窮國的新移民為富國提供了多方面的需求,尤其是承擔了工資低、勞動強度大的工作,但他們生活在“體制外”,得不到當地體制的保護。而富國的許多民眾卻往往對移民不滿,認為是移民搶走了他們的工作和福利,因此,排外是當代社會民粹主義最顯著的特點。

經濟全球化的發展,使“富人越來越富,窮人越來越窮”成為無法遏制的趨勢,從而使資本主義社會日益分化和撕裂,社會矛盾日益加劇。然而由于資本主義長期和平的發展,包括資本家和政客在內的形形色色的既得利益者,已經形成牢不可破的利益集團,他們從現行體制中獲得了巨大的好處。所以,即使現在的資本主義制度已經因為財富分配高度不均和社會高度分化而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但他們也絕不會自動放棄給他們帶來了巨大好處的這一制度。因此,盡管這一次美國的18名超級富豪公開要求“向我征稅!”但即使真的開征“財富稅”,也不過是暫時緩解眼前的危機。

資本主義雖然創造了巨大的生產力,但是隨著生產力的發展,社會貧富差別只會不斷加大而不會縮小,因為攫取越來越多的財富是資本主義生產方式運行的唯一原動力。而當貧富差別十分懸殊的時候,整個社會就變成一個巨大的火藥桶,任何一點火星都會將其引爆,而將資本主義制度炸得粉碎!

【本文原標題《資本主義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作者授權察網發布。】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rpetl.tw/politics/201907/50083.html